觀點

“再造搜狐”空喊五年,張朝陽回歸就能改變一切?

字號+ 作者:美高梅網上娛樂 來源:未知 2015-02-07 15:12 我要評論( )

2012年起,張朝陽進入了長達一年半與世隔絕的閉關狀態,他研究很多東西,比如大腦結構、西方心理學及腦科學進展以及佛教等等,通過這些在外人看來稀奇古怪的研究來對抗抑郁癥。 因精神狀況閉關兩年后,2014年年初,張朝陽回歸疆

2

2012年起,張朝陽進入了長達一年半與世隔絕的閉關狀態,他研究很多東西,比如大腦結構、西方心理學及腦科學進展以及佛教等等,通過這些在外人看來稀奇古怪的研究來對抗抑郁癥。

因精神狀況“閉關”兩年后,2014年年初,張朝陽回歸疆場。當時,《中國企業家》對張朝陽的專訪是這樣寫的:

——對張朝陽來說,2012年,是最悲催的一年;2013年,撥開混沌的一年;而2014年,將是重回疆場的一年。張朝陽已經找到了一套快樂的方法,但他還沒有全心投入,畢竟恢復需要時間,這是他沒辦法控制的,“我剛重回疆場,再給我一段時間,2014年吧。”

如今,張朝陽回歸已有一年。已淪為互聯網二線公司的搜狐在張朝陽回歸的這一年里也越發高調,不過正如張朝陽說的那樣,“搜狐已經被邊緣化了”。

“進入2015年,我決定從低調到高調,由后臺到前臺,來領導搜狐走向未來。所以2015年一開始就召開大會,讓大家理解我們正在做什么、并且傳播我們的理念。”張朝陽日前在搜狐中層干部會議上發表了講話,詳細講解了2015搜狐門戶改革的重大措施和公司在管理、執行方面目前存在的問題以及未來重點發力的方向,又一次提出了“再造搜狐”的口號。

回歸前臺的張朝陽依舊特立獨行,風采奪人。張朝陽還是那個張朝陽,可惜世界早已不是那個世界,“再造搜狐”這個已經提了五年的口號終究知易行難。

搜狐曾經創造輝煌

看著如今張朝陽銳意改革之勢,筆者對搜狐的未來充滿著期許。畢竟,張朝陽和他的搜狐曾經是中國互聯網的開山元老,搜狐一度成為中國市值第一的互聯網公司。張朝陽的和搜狐的氣質也是那樣桀驁和叛逆,曾讓無數年輕人神往。如今的搜狐雖然被邊緣化,但互聯網世界中依舊活躍著優酷、愛奇藝、人人、酷6、e龍等一批“搜狐創業系”。業界甚至流傳著“張朝陽的搜狐就是中國互聯網的黃埔軍校”的說法。

只是輝煌終究是歷史,回想起搜狐“第一”的座位并沒有捂熱多久就被百度、騰訊、阿里等輪番取代,而在傳統門戶強項中也始終被壓制成“千年老二”的落寞故事,如今剩下的只是一聲嘆息。

媒體報道的那樣,張朝陽是一個隨性的人,極端認同中國文化,同時又受美國文化熏陶,做企業又追求個人的生活。他從美國追求生產效率的法則中獲得第一桶金,同時又從印度文化中尋找心靈。張朝陽的經歷塑造了他多元的價值觀和對事物的看法。在他看來,他的成長經歷就是那個時代的縮影,他的成長經歷是割裂的。

在取得成功和榮耀后,張朝陽曾有一段時間選擇出世,脫離世俗并停止思考。在這段時間里,張朝陽本人的慵懶也讓搜狐似乎沾染上了這樣的氣質。而在面臨Web1.0時代的第二輪競爭中,這樣的慵懶無疑讓搜狐迅速走向衰落。

再造搜狐已提五年

張朝陽并非不知道搜狐的衰落。據媒體報道,2010年,面對搜狐的落寞,張朝陽就拋出“再造搜狐”的四大戰略,計劃帶領整個搜狐從搜索引擎、視頻、游戲以及web2.0四個方面一起發力。尤其是在web2.o方面,張朝陽曾希望整合博客、白社會、微博等產品,主做微博,傾全搜狐之力趕上新浪微博。而他給出的期限是“給我兩年時間吧”。他再出山的目標是希望搜狐能走上偉大的互聯網公司之路,在中國互聯網巨大的疆土上能夠幾分天下。

對此,《21世紀經濟報道》早在2010年曾刊出名一篇題為《張朝陽重出江湖:給我兩年再造搜狐》的文章:

“中國互聯網已進入"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如果搜狐再不爆發,就會沉默,被其它巨頭"吃掉"。”9月28日,搜狐首席執行官張朝陽接受采訪時,絲毫不掩飾焦慮和急不可待地“再造搜狐”之意。“搜狐從今年年初開始在反思,將以何種戰略來打贏這場戰爭。”張朝陽說,“現在已處在一個"不成功就成仁"的狀態。”

搜狐歷史上,張朝陽曾于2004年左右對其大動“手術”,在門戶戰略中注入技術基金,斥重金打造搜狐暢游和搜狗輸入法。這一次改造是及時的。如果不改造,搜狐可能就會像TOM在線等公司一樣慢慢被邊緣化。

但如今,搜狐要做的不只是推進分拆戰略,“產品架構、文化建設、管理風格和投資領域等整體戰略都需要進行調整。”張朝陽說。此番改造,張朝陽將其定性為“搜狐的二次創業”。曾刻意淡出公眾視野的張朝陽也再回到聚光燈下,不僅要為搜狐的市場、品牌宣傳搖旗吶喊,亦要從整體業務上“親力親為”,盡快彌補搜狐曾經疏忽的業務短板,如:微博產品。

然而,兩年時間并沒有帶來全新的搜狐。之后的故事也讓張朝陽乃至搜狐陷入噩夢。這個風流倜儻的雅痞CEO在2012年由于精神狀況選擇閉關。張朝陽閉關后的搜狐似乎陷入停擺,這個老牌的互聯網公司在多個領域錯失機會,而這也直接導致了搜狐如今的困局。

再造門戶重造搜狐

1

休息兩年后,張朝陽于2014年回歸領導崗位,而在2015年,張朝陽重返前臺。當時代周報記者問到“搜狐目前的目標很清晰,但未來的最大挑戰是什么,最可能的變數是什么”時,張朝陽坦承,“搜狐錯過很多機會,這與我有關”。

“進入2015年,我決定從低調到高調,由后臺到前臺,來領導搜狐走向未來。所以2015年一開始就召開大會,讓大家理解我們正在做什么、并且傳播我們的理念。”

決定重返前臺的張朝陽在2015年年初可謂動作不斷。在引入新總編陳朝華、宣布門戶將大刀闊斧進行改革后,手機搜狐網3.0、“微信頭條”等重磅產品又不斷推出。潛水多年的新浪微博“搜狐charles”浮現江湖,張朝陽也開始刷起了存在感。

從搜狐中層干部會議上講話上我們可以看到張朝陽再造搜狐的改革也將從包括搜狐門戶、新聞客戶端和手機搜狐網等在內的媒體平臺,視頻,搜索和游戲這四個領域展開,而以媒體平臺為基礎的“再造門戶”將是“再造搜狐”的重中之重。對于“再造門戶”的目標,搜狐押寶Html5技術,向多端進發,一是板塊消費,二是個性化消費,第三是SNS(社交平臺)的鏈式傳播模式。

“再造搜狐”從“再造門戶”開始,然而搜狐再造的門戶早已不再是各家爭奪的重點,也不再有獨有的優勢。新浪還有微博、網易仍有游戲現金牛、騰訊手握微信船票,張朝陽正率領搜狐背水一戰。

再造搜狐將成悲歌

再造門戶和再造搜狐終究會是一場悲歌。

曾經在幾年前,張朝陽就不止一次的聲稱搜狐的市值被低估,但是幾年過去了,盡管搜狐有了新聞客戶端,搜狐視頻等兩大移動端產品,華爾街依然還是不看好,近期也是一再走低。

主打新聞客戶端和搜狐視頻的搜狐,只有區區17億美元,而在3年前,搜狐的市值是現在的2倍;同樣主打新聞門戶概念的新浪,目前的市值也只有26億美元,3年前,新浪的市值曾經超過60億美元,也是現在的二倍還多。

而網易和騰訊網這兩大曾經的四大門戶,主營業務早已是游戲等增值業務,網易目前市值近120億美元。但是根據網易第二季財報數據顯示,網易的總收入29.52億元人民幣,而門戶的廣告服務收入僅為3.89億元人民幣,占總收入的13.17%。若拿收入換算成市值,網易門戶的市值也僅為十幾億美元而已。

2013年10月14日,劉春離任搜狐總編輯;2014年8月6日,網易總編輯趙瑩宣布離職;2014年10月22日,陳彤離職新浪總編輯。這些大佬的離職已經證明了移動互聯網時代門戶的死亡。

傳統門戶用過去的一整套采編流程來進行現在的新媒體自媒體實驗,最終的結果必然是失敗。受累于門戶過去十幾年的發展模式,門戶已經成為成為發展負擔,無論采用何種方式,搜狐都像是堂吉訶德與風車戰斗,搜狐的“再造門戶”幾乎必敗。

除去門戶以外,搜狗、搜狐視頻成為搜狐集團下最有希望出大成績的兩個子公司,也將成為“再造搜狐”的支柱。但無論是搜狗還是搜狐視頻都有同行業巨頭的壓制。整體而言,隨著阿里巴巴入股優酷土豆,騰訊視頻在視頻業務砸入重金,百度依然全力然支持愛奇藝發展,在資金實力上并不占優勢的搜狐視頻今年的競爭壓力陡增。而搜狗搜索、搜狗輸入法在移動端無法延續PC端的優勢,幾乎完敗。

SNS社交網絡同樣是張朝陽寄予巨大希望的領域。在微信已讓用戶厭倦的今天,誰能占據下一款超級社交APP,誰就能占據移動互聯網的明天。然而誰都不知道,未來移動社交將走向何方。

“門戶”的輝煌早已遠去,搜狐的輝煌也成為了往事。搜狐正在淪為和雅虎一樣的境遇:威名仍在,新的方向和領域都有產品,卻不再是一個創新者的形象,而像一個筋疲力盡的跟隨者。張朝陽的“再造搜狐”尚有重返一線的霸氣,但此時的“再造搜狐”,對張朝陽來說恐怕將是一場堂吉訶德式的悲歌。

轉載請注明出處。

1.本站遵循行業規范,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2.本站的原創文章,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不尊重原創的行為我們將追究責任;3.作者投稿可能會經我們編輯修改或補充。

相關文章
網友點評
快去飞艇官方网站